关键词:
 
发表时间:2013年9月30日
作者:张建庆
如沐春风的课堂——聆听肖培东老师上《锦瑟》

写下这个题目,是在秋天的一个早晨。

    就在这个早晨,我踏进了肖培东老师的课堂,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并不长,在这个秋天的课堂里,我感受到的却是一股春天的暖意,“杨柳春风万千条”,一缕春风,轻柔地拂过我的心尖。

9月的秋天的校园,桂花已经悄悄地开放了,风中送来淡淡的香味。学校的大教室里,站着的是“肖老师”,坐着的是“看肖老师的人”。教室的前排坐着学生,后排坐满了“闻风而动”的各学科老师。教室呈后高前低的倾斜,倾斜的角度适合于用心倾听。我选了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正好可以全方位地看到肖老师,也可以清晰地听到他的声音。

今天,肖老师给我们呈现的是一堂古典诗歌赏析品读课,诗是我们都很熟悉的《锦瑟》——唐代大诗人李商隐的“绝唱”。李商隐的诗歌,向来以朦胧晦涩、难解多义为特点,一般的人很难找到打开李诗的钥匙。

肖老师的整堂课,从教学的方法上看其实很简单——和学生一起诵读经典。在师生共同诵读《锦瑟》文本的过程中,教师通过声音的细微变化指导学生感悟这首诗歌的字词义,通过声音的连续运动和铺陈交流引领我们走进诗歌背后所隐藏着的诗人的情感世界,通过声音的抑扬顿挫启发倾听者从不同维度品味其经过悠长的历史岁月所沉淀下来的那种“玉”一般的温润和光泽。

在四十五分钟的课堂里,作为听课者、旁观者的我,深深地被陶醉、被感染了。秋色醉人,我们仿佛置身于一座红叶烂漫的山谷;碧波荡漾,我们仿佛畅游在一泓波光粼粼的湖水中;曲径通幽,我们也仿佛走进一座深山古寺,寺院中有一种美妙的乐声一直引领着我们去寻觅花木深处的“禅房”。

    这堂课,我们跟着肖老师一起体验着诵读经典的魅力。

什么是诵读?诵(誦),是用有高低抑扬的腔调念;读(讀),是依照文字念。我们已经习惯于看书,习惯于快餐式的“悦读”,而忘记了读书是要读出“声音”来的,尤其是古典诗文,是一定要诵读的,而且要“朗朗上口”。古人云,“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谈到古文诵读,南宋学问大家朱熹的看法是,“要读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牵强暗记,只要多诵数遍,自然上口,久远不忘”。清代古文家曾国藩谈到自己的诵读体会时说:“非高声朗读则不能展其雄伟之概,非密咏恬吟则不能探其深远之韵。”可见,诵读不仅要声音洪亮,疾徐有致,还要眼到口到耳到心到,全身心地投入,从诵读中体会节奏感,品味作品的情趣和神韵。

我一直以为,校园里最美好的声音有两种,一种是嘤嘤鸟鸣,一种是琅琅书声。校园中最美好的情境也有两种,一种是窗外的树上鸟鸣声声和窗内学生的琅琅书声汇成春天的歌唱,一种是清晨校园的紫藤长廊下,一个学生坐在那里安静地看书或者轻轻地朗读。

汉字是世界上最优美、最丰富、也是最含蓄的文字。每一个方块字都是一朵等待绽放的花朵,是一棵需要雨露润泽的小草,也是一棵静静地等待我们去走进、去倾听和倾诉的树。

当我们用目光打量这些质朴文字的时候——这些来自于唐代一个诗人笔端的感性的文字,在漫长的岁月里总是沉默不语。在今天的课堂上,我们期待着能够唤醒它们的记忆,打开生命中沉淀的密码,我想象着会有一片阳光照亮那些长久困守在幽暗中的草木一样,照亮我们,也照亮那个诗人的孤独消瘦的背影。

声音是一种奇妙的、美好的、丰富的存在,作为教师,当我们阅读文本,和学生交流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了声音这个重要的元素。

不要用你的苍白的、无力的、单调的声音,去打扰这些沉睡中的有生命感的文字;也不要用你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机械的、冰冷的声音,去标示这些沉默的有个性的文字。

在我们的语文教学中是不是忽视了声音的存在?是不是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声音的价值、意义和内涵?那些快乐的、悲伤的声音;那些高亢的、低沉的声音;那些饱满的、无奈的声音?它们是我们接近那个“遥远”世界中的歌者的通道。

西方文学一个很重要的传统是重视朗读。文学,尤其是诗歌作品,一定要读出来,要用声音表达出来。文字自己不会说话,文字只会把作者内心的想法、情感,甚至作者的背景、遭遇、人生阅历都包裹起来,像一个蚕茧一样一丝一缕地包裹起来,对于阅读的人来说,怎么去打开这些黑色的文字?这不仅是需要技巧和技术的,更是需要借助于情感的、灵性的、智慧的、艺术的表达。

肖老师显然是一个高手,他懂得声音的奥妙,他善于运用声音表现文本,他擅长通过声音唤醒阅读者的心灵。肖老师本人的诵读就非常出色。我的记忆中,还有电影《简爱》中为罗切斯特配音的那个声音——邱岳峰先生,那是一个低沉的、富有磁性的、充满人间的温情和沧桑的男人的声音,这个声音一直在我青春的记忆中回旋,“此声可待成追忆”,只是先生已乘鹤远行。

当我们阅读的时候,当我们朗读的时候,当我们吟诵的时候,我们的内心会有什么变化?我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声音,构建我们的内心世界和文本的文字所建构的世界、以及作者的精神世界之间的关系?

从学生的诵读中,从肖老师的诵读中,从师生共同的诵读中,我们体会到了声音所传递的那种文字深处的美好、美妙、美不胜收。“未成曲调先有情”,曲调之中情多深?音调的或曲或直,音量的忽高忽低,音色的或明或暗,音域的即宽且窄,音质的由浊转清……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情感,慢慢地在每一个年轻的生命中敞开,敞亮……

一次一次地低回浅唱,一次一次地回环往复,一次一次地盘桓荡漾;当一阵秋风轻轻拍打一片树叶,当一缕星辉轻轻搅动一池碧波;当一缕月光柔柔地包围着一个孩子的梦乡……

这是一曲多声部的合唱;像一曲咏叹调,像一支月光奏鸣曲,像两只天鹅的深情的呼唤……

我们的内心,常常是封闭的。面对着这一曲李商隐的绝唱,我们的世界和遥远的古代诗人,常常是带着隔膜的,有着遥远的空间和时间的距离;但是,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在我们灵魂的底部,一定有一条道路,可以无限地抵达、接近……

这是一个从文字到声音,又从声音回到文字,并且在声音和文字的交融中感受文本的过程。我们走向了唐代的一个特别的夜晚,走近了唐代那个特别夜晚的那位特别诗人,走进了这个诗人的内心世界和人生经历……

我们曾经很多次用目光触摸这篇经典,但这显然是不够的。一定要有声音,一定要借由声音来表达、来传递、来交流。我们的目光只是将文字所蕴含的信息吸纳,并注入内心,使内心的某种化学介质产生微妙的变化,这类似于植物在吸收阳光的时候产生的光合作用,然而这种变化又需要通过氧气释放出来,需要通过诵读的声音表现出来了。当一个人在诵读的时候,旁听者只要用心倾听,就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变化——一个人微妙的内心世界正如莲花绽开;当一群女生在诵读的时候,当一群男生在诵读的时候,当男生和女生的诵读声相互交汇的时候,就像春天大地上烂漫的野花和碧绿的青草相互映衬,交相辉映;当学生的诵读和肖老师的诵读在一起出现的时候,这微妙感受似乎像夜空中的月亮和星辰,宛如群星拱月,又好似彩云追月。每一位在座的听者都进入了这个“气场”,在一种由诵读而产生的“意境”中,我们看到了“蓝田日暖玉生烟”的景象,我们听到了“沧海月明珠有泪”的悲恸;我们好像走进了那个唐代的夜晚,那个诗人,他孤单的身影,他安坐在一架锦瑟面前,轻轻地抚弄着上面的音弦,但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发出声来……直到内心的世界突然被打开,他起身站立,用笔写下这千古绝唱,“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在所有的诵读的声音中,始终有一个声音,高亢、沉郁、抑扬顿挫、清晰明亮,在引导着众多单纯的、稚嫩的声音的溪流汇聚到一起来,最后成长为一条河流,滚滚滔滔,一路向前,穿过了山谷,流过了平原,奔向了大海。

肖老师的声音,是不是源自于那架唐代的锦瑟?其声清,其音远,在我们心灵的湖面上一次一次地拍打着,漾起阵阵涟漪,我体会体悟这诗歌的真意,然而“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我甚至努力将自己想象成一个字、一段文,或者最好是一句诗,我期待着被一种相知相惜的声音大声地读出,轻轻地念出,缓缓地诵出……  

 

 

    注:肖培东老师是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现任永嘉十一中校长,2013年9月25日曾送教到我校;本文作者张建庆,为我校教科研中心主任,全国优秀政治教师。

 

[联系我们] [后台管理] [信息管理平台] [英语学科网]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6 千亿国际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